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书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语日记(2009.4.2)游记  

2011-12-07 16:00:12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三语日记(2009.4.2)游记 - 书虫 - 书虫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游    记
序:这篇游记本不想写下去了,写了一半便撂下了,放在草稿箱中半月有余,欲写又止,但心里总是有一些东西放不下,如同心头萌生了一叶小草,不时的撩拨着我的心,每每静下来的时候,这次经历总浮现在眼前,今天没有失眠,但醒的很早,便打开电脑,写完这篇游记,也算了却我的一桩心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
    来了几个朋友,相约出去玩玩,我做个地主,当然要尽地主之谊,成为他们的向导了。
    人们都说黄山很美,以奇松怪石灵秀于天下;华山以险峻称雄于世;庐山欲凌驾众山,亦称匡庐奇秀甲天下山。在我看来,兴隆的山可以包罗万色,总揽胜景。这里山环水绕,清秀悠长,古树参天,浑然交织,随处可以看到万仞的绝壁,直上直下,没有一丝角度,恐怕猿猱也愁攀援了,走入峡谷深处,危岩兀立,雄险奇峻,怪石嶙峋,有似佛塔,有如坐佛,或象佛掌,有惟妙惟肖的莲花座,有高耸如云的仙人塔,亦见石生树树抱石,万物交融在一起,真是鬼斧神工,天作之巧。山林间鸟语花香 奇禽戏跃,林深处草长莺飞,涧峡内清泉九曲,潭瀑连珠,石韵湖里雄峰倒映,轻舟唱晚。游人所至,汲天地之灵气,叹山水之笑美,神情怡然,留连忘返。我的朋友说:你把你的家乡夸的世上无比的美了,我说,那是当然了,你没有听过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这首歌吗,总是对自己的家乡有一种偏爱,但偏爱也是要有一定缘由的。我从他们不错珠的眼神里,从叽叽喳喳的嬉笑中,从咔咔的照相声里,我能感觉的到,他们也醉在这山水中了。
    这里的山,这里的水,有着不同的灵性,连绵的山脊上松柏已然褪去了土色老衣,翠嫩的针叶呈现出青春的亮色,把阳光眷顾的山顶染的绚烂活泼,翠色欲流,犹如一条条绿色的披风,把一座座山覆盖。这里的山是险峻的,没有来过的人,坐车一定会胆战心惊的,公路随山修成,随弯就势,绵延不断、忽隐忽现的悬在山腰,向上看是十里一线天或是悬崖绝壁,一座座秀美的山,在眼前移动着,向下望是百尺深涧,雾气朦朦,可以看到一个一个间隔很远的房子,小如火柴盒,一直延伸到深山峡谷的沟尽处,朋友问:他们怎么生活那,吃喝怎么办,我说:山多高水多长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我指指路边一处泉水说:这个泉水冬夏都是这样翻涌不止,喝起来甘甜清爽,你们来的早了一点,要是五月来,你们可以看到沟沟叉叉的果树开满鲜花,可以看到一片片土地上长满绿油油的庄稼。
    在一处绝色奇景前停下,这里的景色特殊而有趣,应是十步不同景,两岸不同天。
    山的北面,一切在山的背影中,略显苍老幽深,找不到一丝一毫春天的迹象,严冬的妆扮依然披挂着,一条条冰冻的流瀑,玉塑的冰凌挂在山崖上,这样的冰瀑,几乎每个山崖上都有一两个悬在那里,它们依然保持着奔流直下的态势,蔚为壮观,水从玉瀑脚下悄悄流走,渗透在岩隙中,消失在小草矮树里,山风吹来,微红的菠萝叶哗哗低吟,淡黄而浓密的干草,随风波涌,依旧流动着冬日的情思。脚下的河岸还是冰封玉锁,但也在渐渐的消褪着,由乳白色渐渐的变成半透明的玻璃一样,再往南延伸,只有河中裸露的石头边,围着一圈薄如蝉翼的冰,河水流动,好似一个个淡色浮萍在水中摇动,那种美感,只有在清晨时分看的到,太阳慢慢走过来后,那淡色浮萍会随阳光而去,只剩下孤独独的一块块儿石头在水中沉浮了,
    十米之外的河南岸却是春意满怀,朝阳的南山脚下,温暖如春,春柳泛绿,鹅黄浅绿的芽苞密密匝匝的拥抱着柳枝,杨树枝头却是顶满了紫红的杨树芽,用不了一个月,便会吐出麦穗一样的花来,随后便伸出他们嫩嫩的小手来欢迎你们的。一排排玫瑰花也褪去干枯的褐色,青晕慢慢泛出,真如返老还童一般。柳河南岸的河滩,一片绿意盎然,远处遥望就是一个个绿色洲岛,浮在连绵群山的怀抱中,走近她,又是另一番景色,小草争先恐后的如针一样钻出土地,织就一块块儿翡翠般的地毯,真不舍得踩上去,怕伤了她们,用手去感受她,仔密结实,有一种向上的感觉,感觉像是在抚摸羊绒地毯一样,柔软细密,温馨自然。
    一河分两季,冷暖鸭自知,一群群花鸭,嘎嘎的欢叫着,扑棱去翅膀,不去北岸游玩,只在南岸河水中嬉戏游玩,享受阳光下的惬意,这是浓郁的山区景色,也只有在这个月份才可以看到一个天地,两个季节。
    广袤的田野上,没有河水的苏润,没有山环拥抱之处的温暖,便没有那样的绿意葱葱,一丛丛青蒿,一株株大蓟,一簇簇苦菜,探出地面,星星点点,仿佛是随意点染而成。田地上早已有农民在劳动,这里的农民非常辛勤,披着晨雾,戴着晚霞,劳作在这片古老又亲近的土地上,有的把一冬积好的粪肥一堆一堆的运到田间,有的在平整土地,刨去去年的玉米茬,有的在山腰开山劈石,建造起一个个的小坝台,远远看去整齐漂亮,坝台里种上一株株栗子、苹果或梨树,这里的人们一生,就依靠着默默无言的土地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土里刨食,一代传承一代,过着与世无争又不乏快乐的平淡生活。
    阳光偏向正午,有些口干,我说,这里有很多卖水果的,这的苹果和酸梨非常好吃、非常鲜灵,象刚摘的一样,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窖,用来储藏水果,前面有小村庄,路边就会有的。远来的朋友好像有疑惑,似在问,三月了还会有很鲜的水果吗,我微笑说,你们拍照吧,我去去就来,尝尝你们就知道了,保准你们甜掉牙。
    翻过一个小山梁,远远的看到,马路边有一个卖水果的小摊,水果摊前站着一个衣着红衫、身材不高的女人,一辆车停在边上,一个人从车门探出头,好像也在买水果。可以看清那辆车的时候,看到那是一辆豪华的宝马,突然,车忽的一下开走了,那个买水果的人怔了一会,起身在后面追那个车,没几步,便摔倒在公路边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走到水果摊前,我才发现这卖水果的是个小姑娘,也就十几岁的样子,正在揉自己摔坏的小手,其实,这不能称之为小手了,都无法和我的大手相比,粗糙的很,黑红黑红的,手背布满了小口子,小姑娘抬起头,眼泪还留在脸上,我关切的问:小姑娘怎么了,摔坏了吗,我一说,小姑娘的眼泪哗的又流下了来,我疑惑的问:孩子,怎么了,小姑娘说:那个买苹果的拿了我家的苹果没有给钱就跑了。此时,我才看出来,她好像是个盲人,眼睛有些问题,我问:那你的家人啊,她说:回家拿饭去了,让我看会儿。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火和郁气,我看看摊上的水果,都是一袋一袋的,边上有个小牌子,写着,十元一袋,一袋不过五六个苹果或十几个梨而已,我说我买一袋,我拿出一百元递给她,小姑娘一边用手触摸着钱,一边叨咕着:叔叔,你这个是一百的,我找你九十,然后,慢慢的从口袋里往外拿零钱。我拿起一袋苹果,转身走了,她好像听到我远走的声音,便高喊:叔叔,找你的钱........叔叔......我没有回头,没有停下我的脚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
    看看阳光明媚绿草如茵的河这边,望望冰寒如冬的河那边,一样是世界,不一样的天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        *
    写完这篇文章,忽然间,想起我的老师的一句话:他说这是我的老师讲给我的,我在讲给你们,写文章就如吃榛子一样,前面很享受很美妙,最后却吃到一颗坏榛子,弄的满嘴苦味,这篇文章的收尾就是败笔了,整篇文章也乏味了,失去了精彩。
    是啊,我有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那,但是,我不写不快,只有这样吧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